他山之石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他山之石 >> 正文内容

从被动到主动 济南十年来五修预案应对暴雨更从容

来源:本站原创 添加时间:2017/07/19 浏览:0次

  

资料图

在济南人的心中,7月18日是一个无法忘记的日子。2007年的7月18日,一小时内降下的暴雨,让整座城市几乎陷入瘫痪。十年来,济南的防汛意识、防汛体系、应急预案、气象预报等等都有了极大的进步,再面对大暴雨,济南人更从容了。

宁愿十防九空 不能失防万一

18日早8点03分,济南防汛部门在微信工作群里发出一条信息:各位,城区已启动暴雨蓝色预警,要求各区、成员单位快速反应,落实措施,加强应对,加强调度!

十几分钟后,市民王潇手机上收到了一条推送,通知了她这一消息。本来她正打算带孩子上幼儿园,看到这个消息后,她给孩子班级群里发了个短信,请了假。“现在一遇到暴雨天,我基本都不让孩子去上幼儿园了,自己也尽量减少外出。”

十年前的7月18日,王潇还是个大三的学生,暑假留在学校上双学位的课。下课从教室出来,雨水已经过了小腿。“那时候我在山大中心校区上课,宿舍在洪家楼校区,也没什么防范意识,等到雨小一些了,就开始蹚水往宿舍走。现在我宁愿在教室睡一晚上,也不敢这么冒险了。”

经过那场大雨,市民的暴雨防范意识骤增。去年7月18日,由于预报第二天下班时间有大雨,济南市政府下发通知,19日下午3点下班。19日晚高峰期间,济南路上车辆稀少,人们在家中从容等雨。

虽然大雨直到深夜才来,看似被“忽悠”了一把的市民却没有什么抱怨,“经过了‘7·18’,都觉得谨慎一点更好。”王潇说。

这也就是“宁愿十防九空,不能失防万一”,省委副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专门到重点工程查看防汛情况,并提出了这一要求。今年7月6日,正在赶往督导创城工作途中的王文涛临时更改了行程,第一时间在大雨中察看了多处积水路段和老旧小区的积水情况。

泵站提前开启

积水排得更快了

天桥区制锦市街道办主任姜辉祥清晰记得十年前的那一天。那时候,他还没有来到制锦市街道办工作,只是住在制锦市街道办。“我和家人在楼下,看到一辆公交车被淹在那里。旁边交警直属大队的十几个小伙子,穿着雨衣把困在车上的乘客一一背了下来,我还专门用DV录下来,刻成了光盘。”

制锦市是济南自然地势最低洼的地段,每逢大雨必积水,并且排水也比较困难。“‘7·18’大雨过后,积水两天没排下去,我有一个同事家也在这,她19日出嫁,我们从满是淤泥的院子里,好不容易才把她接了出来。”

也正是因为“7·18”,少年路上建起了排水泵站,积水问题得到了很大改善,但因地势低洼,防汛依旧是重要工作。

“每逢下雨,我都会想起那十几个交警小伙子的身影。”担任制锦市街道办主任之后,姜辉祥也提醒自己,只要措施得当,积极作为能够减少暴雨带来的损失。

汛期来临之前,街道办会准备防汛沙、皮划艇等,雨季到来之前都要清点补充。成立了突击队,和辖区企业进行联系,建立防汛队伍,保证逢暴雨时可以救急。“只要进入汛期,我们办公楼里会写明今天谁代班,只要有雨情,代班领导就得坚守。”

7月6日当天,制锦市街道办和少年路泵站管理单位对少年路泵站开启的流程重新做了沟通,18日当天就用上了,“我们提前开启了泵站,及时排水。”

有了这些,再加上一些基建改造,心里就踏实了。“前年,我们把所有的楼前路面垫高,水进不了楼道。对于楼道门前的积水,我们也正在想办法。”

天气预报员数量翻番

汛期三人同时值班

“7·18”当天,济南市气象台值班的天气预报员是胡鹏,十年后的7月18日仍然是他在值班。

十年前的那天早上,胡鹏看到的气象状况跟课本上写的暴雨来临前状况几乎一模一样,他做出了暴雨的预报,气象部门也发出了预警。按照标准,24小时内降雨量达到50毫米就已经算是暴雨了,“谁也想不到,那天一小时就下了151毫米。”

能够准确预报,是减少灾害造成损失的关键一步。十年来,科技在进步,人也在进步。十年前济南市气象台一共就四五个预报员,基本都是一个人值班,值班的时候需要不断对气象资料进行分析,并且做出预报。现在预报员的队伍已经扩充到了十人。“汛期的时候,三人同时值班,一个正班一个副班,还有一个人专门盯雷达。”

在设备方面,去年,济南市委、市政府专门拨款1000万元,用来购置垂直探测的设备。“我们在市区和天气的上游平阴建设微波辐射计阵地,省里也支持我们建设4号卫星的雷达站,这些设备上了以后,我们能了解垂直天气发生变化的情况,提高了天气预报的准确率。”济南市气象局局长闫丽凤说。

此外,济南市专门成立了暴雨、强对流、暴雪团队,攻克技术难关,提高预报准确率。

即便如此,仍然很难与气象的千变万化抗衡,“分区域、分时段、分强度、精细化的预报,也是预报的难点。”闫丽凤说。

“每次预报不准,都会有市民打12345投诉,我们也是挺有压力。”胡鹏说,预报时,也是要做到语言更加精准。

如果用现在的手段,去预报十年前的那场暴雨,会是什么结果?胡鹏表示,还是难以判断,“但是我们现在有很多自动气象站,每隔10分钟可以看到一次结果,如果我们发现上游来了暴雨,并且一直没有减弱,也会及时发布预报,并且通过APP、短信、微信等及时发布给市民。”

应急预案

十年修改了五次

“7·18”暴雨之所以会造成当时那么严重的危害,绕不开的是防汛组织体系的不完善。“每到7月18日,就是我们反思的日子。”济南市防汛部门相关负责人说。

“‘7·18’之后,济南市专门成立了城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仅成员单位就有46个。”该负责人表示。同时,十年前,济南的防汛应急预案的可操作性也很差,“几乎说是可有可无”。之后,济南在2007年、2008年、2010年、2012年和2016年五次修改防汛应急预案。“这种高频的修订,也是为了让应急预案保持科学性、实用性。”

该负责人表示,十年之前,防汛值班就靠一部电话,而现在要求的是双人值班、领导带班,“像18日这种发布暴雨预警的天气,我们更是得全员到岗。”在技术手段上,十年期间更是增加了调度系统、视频系统、无线指挥系统、水文监测系统、异地视频等等。

“有了这些,我们在指挥中心就可以看到铁路桥下、低洼路段有没有积水,南部城区道路上有没有行洪现象,河道排洪水位高不高。”该负责人表示,发现问题之后,还可以随时调度相关部门进行处理。

对于防汛,济南的态度也变得更加认真。“国家规定6月1日到9月30日是汛期,但是济南有时在4月份就会有较大的降雨。”济南会根据实际情况来决定汛期何时开始、何时结束,“最晚的一年,汛期延长到11月份才结束。”

上述负责人表示,随着硬件准备的提升,济南已经从被动防汛转为主动迎汛。“再遇到暴雨,我们心里也不慌了。”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雅菲)